【區區有鬼故】筲箕灣「雀精」作祟 半夜處處傳怪叫

 

收到讀者偷食珍珠雞來信,指其受到疑似筲箕灣的山精妖怪騷擾,而其遭遇又與數年前在某討論區的一則傳聞頗為相近,這次就讓爆烈老嘢和各位一起看看到底真的是山精作祟,還是別有內情⋯⋯

text:孖八

 

網上傳聞:區內有山精攝魂魄  洪聖爺顯靈解困

 

▲網民在某討論區上發帖,指自己曾在筲箕灣後山上遇上靈異事件。

 

 

偷食珍珠雞爆料指數年前曾有人於某討論區,分享其在筲箕灣遇險的故事,事主姐姐因病誤拜了路邊的破爛神像,而又未及酬神,以致山精、邪神纏身(詳參原文圖)。事主立即代為補拜,卻竟惹禍上身,被山精攝去魂魄,困身山中。幸而,一位紅衣青年(後被認為是附近洪聖古廟洪聖爺的化身)現身並為其解困。

 

不少筲箕灣的居民都偶爾在該區聽到一種怪聲,對民俗學極有研究的陳雲更曾於其專欄提及此事,順帶地提到及後有人特地半夜前往「案發現場」靈探,惟不見文中山精妖怪的身影,僅聽到某種鳥類啼叫不絕,氣氛更覺淒厲。

▲網上傳說有山精攝魂的後山。

 

獨在屋內聞怪叫 家人疑精神失常

 

住在筲箕灣多年的偷食珍珠雞表示,他亦曾在家中聽過一種無以名之的聲音。每逢凌晨十二點至兩點,夜闌人靜、「已將音量收細」的時候,寂靜無聲的家中,總會從某個角落會傳來疑似是鳥叫的聲音,但家中並無養任何雀鳥,那個位置按理又不會聽到街外雀聲,無論他怎麼找都找不到聲音的來源。聲音只會在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候出現,有時聽著聽著,更有點像是一把非男非女的聲音在恥笑他的感覺,讓人打從心底裡寒出來。

 

有的時候,他想一個人靜靜,打算對這些聲音置之不理時,這些陰陽怪氣的怪鳥叫聲便會越來越大,像是有人以為他聽不見,於是不斷地扯破喉嚨叫他,在跟他說話似的,聲音非常尖銳,偷食珍珠雞不敢回應或是察看聲音源頭,只好邊故作鎮定,邊起雞皮疙瘩。他曾經有問過家人有否聽到類似怪聲時,家人居然甚麼都沒聽見,更以為偷食珍珠雞精神失常。

 

及至,偷食珍珠雞的家曾在半夜時被瘋狂按門鈴,按得全屋的家人都醒來了,開門卻連半個人影也看不見,連他自己也有點懷疑到底是人是鬼……

奇怪的是,偷食珍珠雞向來有靈異體質,但聽見叫聲時卻沒有絲毫感應,感覺不到有任何靈體存在。故猜想可能真的與陳雲推斷一樣,叫聲是來自於山精一類的妖怪。

 


▲偷食珍珠雞家中出現怪叫的角落。

 

古廟飄怪霧  入門即暈眩

 

偷食珍珠雞又指他另外也曾在山腳附近,疑似遇見山精妖怪。由於他自小有靈異體質,故很習慣到廟裡串門子,閒時路過也會去一些廟逛逛。某天天氣極為酷熱,他走著走著便路經筲箕灣附近一間洪聖古廟避暑,與該區的廟宇有點不同的是這間廟相對面積較小。

 

他不疑有詐,便抬步入廟乘涼,甫入廟便發現廟的內部環境非常窄小,僅可供二人同時進內參拜。而正當他抱著「入屋叫人,入廟拜神」的心態,打算合十參拜時,卻忽然有股濃濃的白霧從正門左上角,向著偷食珍珠一湧而來。他本來還誤以為白霧是廟內香火的煙霧,沒作多想。但沒想到一回頭卻看見一整個香爐中連少許燒剩的「香雞腳」也沒有,何來煙霧?

 

偷食珍珠雞環顧廟內,看見神龕上有三個有少許殘破的小神像,當他想走近細看時,便隨即感到一股莫名的壓逼感,像是有千斤重擔壓在胸上,幾乎連氣也喘不過來,直至他走到天悅筲箕灣廣場才略感舒解。

 

▲偷食珍珠雞遇到怪事的洪聖古廟,從外面看已覺得陰森。

 

後記

除了偷食珍珠雞的分享,筲箕灣向來鬼故事多,傳說曾經有一隊商旅遇海難,被逼登陸筲箕灣,但因找不到食物而餓死,以致該地有「餓人灣」的戲稱,無數鬼故亦油然而生。下次再到東區時,多留意一下,或許會發現身邊的路人其實是⋯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