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的士哥鬼故】亂說話惹禍上身 陰間兄長顯靈救一命

 

 

曾有一段時間Jacky很喜歡和朋友開著電單車到處去,後來發生過一連串的奇怪事後,他便再沒有開電單車了。

  

開口中! 亂說話惹禍上身

 

多年前一個聖誕夜,Jacky和阿銘(化名)分別帶上自己的女朋友去西貢西沙路附近吃宵夜,「晚上11時多,我們便結帳離開。當晚我和阿銘都是開電單車,一上車,他便以很快的車速駛走了。」那刻Jacky為了追他,也開得比平時快,但不知何故,無論多快都看不到對方的車尾燈。平常一群人「車聚」時,阿銘都會排在Jacky後面,但這晚阿銘卻快得如風,無論Jacky怎樣追也追不上。

 

「當時我還問我女朋友,開車夜遊而已,為什麼要開到這麼快?」話畢,在前方一個急彎位置,Jacky看到有個電單車的「油缸袋」在地上,「當時阿銘的女朋友倒臥在防撞欄前面的位置,而阿銘則躺在了相隔10米距離的位置,說明他當時是開得頗快,撞得很嚴重。」

 

 

Jacky馬上跑上前解開阿銘女朋友的頭盔,然後為她檢查傷勢,「她的鼻和嘴都流著血,只能發出很沙啞的聲音,但不能說話,亦沒有反應。那刻,阿銘亦拐著腳走過來查問女友的情況。」當年仍是用「大哥大」電話的年代,那刻Jacky的電話卻沒有訊號,無法報警。於是他開車折返到吃宵夜的地方,找老闆借電話報警。

 

救護車來到後,二人即被送到醫院救治,阿銘的女朋友被急救了整整4個小時,醫生指她需要留院觀察,傷勢頗嚴重。「她虛弱地向我揮手,我走過去問她怎麼了,她竟問我還是否記得昨晚吃宵夜時我們的對話。」當時Jacky絲毫沒有印象他們談過的對話內容,後來對方向他重覆那些內容後,不禁讓Jacky大驚……

 

 

「那晚吃宵夜的時候,阿銘女朋友聽完我說的笑話後,便說了一句『好笑到肺都穿了』,我接著問她:『你整天跟我們這班電單車友一起夜遊,你不怕受傷嗎?我們飆車的速度很快。』但她卻不以為意地說:『不怕,受傷是意料之內的,弄傷了手腳不要緊,最重要是臉部沒有事。』」而在這次意外,她手腳都受了傷,而且肺部更被肋骨插穿了,唯獨臉部完整無缺……這件事令Jacky覺得匪夷所思,世事竟如此巧合?所謂禍從口出,或許當晚真的有某股神秘力量操控?

 

陰間兄長顯靈救一命 落了地府仍要工作?

 

年輕時很喜歡開電單車的Jacky,曾多次發生意外,當中有數次母親是不知情的,但後來母親卻因為「問米」(即通靈)而知道了真相……

 

有一天,Jacky回家探望母親,進屋母親便很緊張地上前問道:「你老實告訴我,你撞過幾次車?」Jacky對於母親的問題感到奇怪,所以沒有立刻回答,只追問她何以這樣問。但母親一直要求他先回答問題,Jacky只好坦白地說:「六、七次吧!」母親聽罷,說:「這樣就對了!」

 

 ▲Jacky年輕時經常和朋友一起開電單車夜遊。

 

「我其實曾撞過六、七次車,但為了不讓母親擔心,所以之前一直瞞騙她說只有兩次。那刻她不斷追問,我只好說真話。」原來當時Jacky母親剛回了家鄉潮州數天,她去了問米,希望可探問一下已離世3年的父親的近況。怎想到,那問米靈媒進行了招魂儀式後,突然用一把男人聲說:「媽,你好!」,Jacky母親一臉疑惑地說:「我是找我丈夫的,不是找兒子,我的兒子全都在家裡,你上錯身了。」對方卻說:「我是你兒子XXX (姓名)。」此話一出,Jacky母親才找回久遠的記憶。

 

原來Jacky排行第2的哥哥在3歲時因腦膜炎病逝,當時家裡沒有將他下葬,也沒有設墓碑,事隔已有約40年,Jacky母親都忘記了這件事。

 

Jacky母親於是問它:「過了這麼多年,你仍然在這裡?」,「對啊!都很多年了,我經常都有回來探望弟弟們的,現在父親下來了,我和他相遇了,我知道你們燒了房子給他,我想和他一起住,你們可以幫我嗎?在父親的神主牌上加上我的名字,我便可以入屋和他同住了。」

 

Jacky母親點頭答應後,便問它:「你在下面過得好嗎?」,「過得不錯,我現在有工作,偶爾也有回家探望你們,我也經常去探望住得最遠的弟弟,你叫他不要再開電單車了,他已發生過6、7次意外,我救不了他這麼多次。」因為此事,Jacky母親才知道原來Jacky已發生過多次意外。

 

 

當天母親和Jacky講述這件事後,證實了對方的說話都是準確的,Jacky在眾多兄弟姊妹中是住最遠,而且的確發生過6、7次電單車意外。母親事後再次叮囑Jacky不要再開電單車了,怎想到母親的說話令Jacky想開電單車的心又再蠢蠢欲動,「當時我已有兩年沒有開,翌日我致電給朋友問他借了一部電單車,然後從西貢開去將軍澳。」一段時間沒有開電單車的他,技術依然相當熟練,更越開越快,「在即將轉急彎之際,我腦海忽然出現一句:『說了多少次不要開快車!』當刻我心裡想還是開慢點好了。」誰想到,在轉彎位有輛私家車逆線行駛,往Jacky的方向快速駛近,「幸好我剛巧在2秒前開始剎車,來得及躲避,剛好與它擦身而過,避過了一劫。」經歷了生死一刻的Jacky被嚇得心驚膽跳,內心亦責備自己應該要聽哥哥的說話。不論是哥哥再次救了他一命,還是只是幸運,Jacky仍然對這位哥哥心存感激。就算以後多想開電單車,也不敢再開了。

 

人生沒有僥倖,假若這教訓可使你終生受用,我們不妨感激這些意外。